对2020年市场风险要有充分预估

期货日报1月6日报道:近年来,随着全球政治经济环境的变化,市场风险不断攀升。在1月4—5日于上海举行的2020年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上,来自境内外多个金融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针对2020年全球市场可能面临的风险进行了深入探讨。 对于2020年的全球经济,据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、首席经济学家丁爽介绍,目前大家存在“相对平稳甚至可能会有小幅加速”的共识。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判断,主要还是因为在2019年全球多家央行实行了宽松的货币政策,在滞后效应下,2020年全球市场大概率可平稳运行。叠加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为全球经济增长贡献了50%以上力量的经济体在2019年都实行了财政刺激,这对于全球经济也将起到很好的稳定作用。 然而,多主要经济体债务水平的居高不下、全球的老龄化以及全球化的倒退对于经济来说会有长期的压制,因此丁爽认为,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可能为3.3%,相较于2019年的3.1%仅有小幅增长。 对于国内经济,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,2020年国内经济增长大概率也将企稳。但考虑到猪的补栏情况尚未确定,中东与美国间的争端年初又有了新的负面发展,大概率影响原油价格,以及刚刚公布的长江禁渔,“国内通胀大概率不稳”。 鲁政委认为,对于国内市场而言,2020年最大的风险很可能是大家对于股市、债市高度一致的预期。在他看来,2020年很可能是最难做的一年,虽然会有机会,但也会非常难做。 之所以会这样认为,据鲁政委介绍,主要是因为此前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,对于金融的表达出现了一定的排序变化,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放到了后面。虽然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意味着相关部门对国内金融机构应付各种风险能力有所认可,但考虑到后面还强调了2020年“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,压实各方面责任”,说明2019年仍有部分工作没有做到位,需要进一步压实。 特别是房地产融资,在他看来,随着全方位的加强管控,那些高杠杆的房地产企业将面临极大的风险。毕竟从目前的政策来看,未来房地产价格很可能不上不下,而其成交量大概率大幅萎缩,这对于那些高负债的房企而言,日子就会非常难熬,“2020年部分高负债的房企很可能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轰然倒地。” “另外,地方政府债务也存在很大问题。”澳新银行集团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杨宇霆补充道,这是因为随着相关部门对于金融风险重视度的逐步提高,目前很多地方政府的收入来源越来越少。特别是在过去两年中,为了让更多钱真正进入实体经济手中,银保监会对于城商行、农商行等银行的存量债务进行了一定的整理,而这些债务大部分直接与当地的房地产市场相关。考虑到未来房地产仍将处于高度管控状态,开发商对购地、买地的意愿大概率不是很高,将继续影响地方政府收入,导致更多问题,“因此2020年的债务问题需要得到市场的重点关注”。 除此之外,丁爽认为,利率风险也是一个2020年需要被重点关注的一个问题之一。 实际上,在他看来,目前股、债两市面临的估值较高,波动性偏低的问题,很可能是因为市场对风险的预估不够充分。特别是对于美国经济的判断,丁爽认为,有可能不会如大家普遍预期一般继续向好,存在一定超预期下滑的可能性。 这是因为,美国经济的扩张期已经过去了很久,其下行压力实际上越来越大,叠加2020年美国还将进行一轮大选,其政策继续发力支持的难度较大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美债很可能再次出现收益率曲线倒挂的情况,进而很能影响美联储政策,再次降息,引发又一轮的其他央行跟随。 除了这些可以预见的风险外,几位首席经济学家还提到了一些在2020年可能出现的“黑天鹅”事件。近期的美伊冲突升级就是其中之一,不仅会影响到全球的原油价格,还会影响到各国的通胀。 【免责声明】 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

信息来源:
2020-01-06

以上内容仅供投资参考,据此入市风险自负。

Copyright © 2010SHANGHAI ZHESHI FUTURES Co. Ltd., All Rights Reserved

浙石期货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37230号-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639号

网站已支持IPv6访问

公司邮箱

苹果版
安卓版